快速导航×

课程介绍

收藏家坂本五郎美术课程的“目利”之艺发布时间:2018-11-20 16:02 浏览:

  被欧洲人誉为“小拿破仑”的日本收藏家坂本五郎秉持“失败乃成功之师”的宗旨,从对古董一窍不通,到成为日本现今最具影响的古董商号“不言堂”的创始人,欧亿登陆测速在收藏和鉴赏方面达到了“目利”之境。

  “目利”在日语中指明辨善鉴的真知慧解。被欧洲人誉为“小拿破仑”的日本收藏家坂本五郎秉持“失败乃成功之师”的宗旨,从对古董一窍不通,到成为日本现今最具影响的古董商号“不言堂”的创始人,在收藏和鉴赏方面达到了“目利”之境。坂本曾在鲜有亚洲面孔的欧洲拍场上屡次缔造中国瓷器拍卖价格纪录,又不断将自己一生累积的藏品捐赠给亚洲各地的博物馆,一时传为佳线日,坂本五郎在东京辞世,他不甘平凡、富于传奇色彩的艺术生涯,成为了收藏界敬仰和赞许的对象。

  1936年,12岁的坂本五郎在完成6年的小学学业后于横滨一所鱼干批发店当学徒。二战末期,店铺生意一落千丈,坂本重返八王子市,转而经营旧衣买卖,同时涉足与驻日盟军的黑市古董交易。虽然他时常因买到仿品所误,但在权衡之下,他还是放弃旧衣买卖,正式开始了他的古董经营生涯。事隔六十载后,坂本五郎忆述此段往事时说道:“我自幼便敢于冒险,以博弈为好。或许这是我与赝品漫长斗争之开端。”

  尽管坂本五郎承认当时他对古董“一窍不通”,因为学艺不精,购入的首幅画作就是一张仿品。但坂本并未轻言放弃,他相信“若畏怯风险,那便丝毫没有在这个世界取胜的可能”。年轻的坂本开始穿梭于各个古董市场,寻觅有价值的藏品。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坂本的古董经营事业有了转机。在一位茶具店主的介绍下,坂本五郎成为东京美术俱乐部的会员(1962年出任该俱乐部理事长)。日本古董交流会是日本国内拍卖业发源地,东京美术俱乐部则是其中级别最高的部门。参会成员大都是日本国内重要的古董商,申请参会者需要在行业内公认的古董店里从业三年以上,才能申请注册、登记进入交流会,会籍极为尊贵。因此加入东京美术俱乐部为坂本五郎的古董经营事业提供了必不可少的人脉资源和学习机会。

  1947年夏,24岁的坂本五郎离开八王子市,前往东京做生意。坂本引用了中国古谚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为自己在东京的店铺命名为“不言堂”。在1996年《日本经济新闻》的自传连载中,坂本忆述了设立“不言堂”,参与伦敦、纽约、巴黎等地拍卖的辛酸和荣耀。他曾错买赝品,也曾尝过错误判断行情而高买低售的滋味。起初与私人藏家商洽雅玩小物的买卖,欧亿登陆测速或将优秀作品售予同仁是坂本心中的经营之道,但坂本逐渐意识到“古董商成功之道在于与私人客户洽售上乘佳器”。当“不言堂”规模越来越庞大,坂本也效法东京美术俱乐部,开拓了自己的“桃李会”,这个原本仅限坂本家族成员、徒弟参加的“交流会”,一步步发展成为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古董交流会之一。

  “不言堂”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坂本五郎赴日本北部购买并售予美国官兵的伊万里烧彩瓷盘。此后他四处淘宝,每月有约20天在外,拖着满载便宜杂货的行李搭乘火车,足迹遍布日本各地。在不断的经验积累中,欧亿登陆测速坂本深知伊万里烧仅属“中庸之品”,高级艺术品商人大都不屑涉猎,要跻身古董英杰之列,必须专营古代艺术品,于是坂本开始把目光投向了中国青铜器。

  由于自己的寡学浅识,加上当时的市场受限于时事不顺,一般的日本艺商对中国青铜器望而却步。坂本虽对青铜器的了解“仅止于铜铁之辨”,但他却未有畏缩。“新石器时期青铜,击而鸣之,可断其岁。讹音千响,才得一要领体悟。”“讹音千响”虽非确数,却不失为坂本的谦逊之道。他拜日本学者水野清一、樋口龙康等人为师,讨教鉴定知识,终于以锐眼卓见赢得了这场“危险的游戏”。

  1968年,他以母亲的名义将10件商周青铜捐赠给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些由水野清一挑选的青铜器是坂本多年收藏的精华部分,其中包括兽面纹三羊大口尊等重器。2002年,坂本又向奈良国立博物馆捐赠了382件青铜器,这些藏品都是清末民国时期流往日本的文物,包括商末期的凤凰文卣、西周伊簋,现悉存于该馆的“青铜器馆”。

  除了潜心钻研青铜器以外,坂本五郎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研究中国古董瓷器和书画。一件他售予日本藏家广田松繁的南宋官窑仿古琮式瓶最终被捐赠给东京国立博物馆。广田松繁捐赠给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酒井抱一绘二扇折屏也是购自坂本五郎。此后,坂本在朋友英国驻东京大使约翰·费格斯爵士的鼓励下,对漆器收藏兴趣渐浓。坂本所得漆器珍品,包括北宋七瓣花式盘二件及高丽王朝的嵌饰经盒,分别出售给了东京国立博物馆及大英博物馆。

  坂本五郎在晚年出版的回忆录里写道:“我逐步朝着要拥有日本以至全世界最顶级艺品的梦想迈进。因此,欧洲人从前称我为‘小拿破仑’。”二战前,日本国内所知的官窑收藏极为稀少。1970年,坂本五郎得悉南宋官窑瓶将于伦敦拍卖,便以房屋作抵押,飞赴英国参拍,却败给好友仇炎之。两年后,他终于成功投得重器,这被他视为自己古董事业的又一个高峰:“时至今日,我仍然相信,是1972年购下的元代牡丹罐,触发了全球中国瓷器的昌盛畅旺,诱出更多的稀珍瑰宝。”

  1972年,伦敦佳士得上拍了一件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镂空牡丹纹盖罐。为确保能投得这件当时认为是独一无二之品(现知只有三例与之相近,分别藏于大英博物馆、河北省博物馆及北京故宫博物院),坂本五郎在赴伦敦前,做好了出售所有藏品甚至“不言堂”的准备。最终他以22万英镑(时值1亿8千万日元,约为50万美元)拿下这个曾经用作雨伞架的元朝大罐,刷新当时亚洲艺术品的最高拍卖成交纪录,他的自传书名《一声千两》也来源于此。在宣告成交过后,坂本五郎心情仍未平复,并感到腹部剧痛,呼吸困难,但不论当时还是现在,他从不认为付出的价钱过高。他曾写道:“佳品是昂贵的。我为能自许乃战后最勇敢的器物买家而骄傲。”

  在竞得元代牡丹罐的数年后,坂本五郎又从东京美术俱乐部购入青花鱼藻纹罐,称其为“瓷器之皇”。他曾在布鲁克林博物馆见过与之相似的青花鱼藻纹罐,羡爱不已,但在他眼中,二器相较,东京美术俱乐部瓷罐犹胜一筹。夺魁后的坂本欣喜若狂,带了瓷罐回家,把岁月留下来的尘土洗涤干净,并如上宾一样与之共进晚膳。1999年4月,坂本五郎在香港苏富比以2917万港元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成为当时中国古代瓷器在拍卖市场上的最高成交纪录,也是目前官窑瓷器拍卖中十大最高价拍品之一。

  虽然坂本五郎一生都在为寻求稀世珍宝而走遍全球,但是他的理想是:搜寻宝物,公诸于世。因此他曾多次将自己的藏品捐赠给日本以及中国的博物馆。除了上文提及的东京与奈良国立美术馆外,1952年,坂本五郎便向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捐赠了一件南宋花式漆盘。1969年12月至2008年3月,坂本五郎共向台北“故宫博物院”捐赠了5件藏品,其中包括半山式彩陶罐、唐加彩陶马、宋漆盘、磁州窑系白釉瓷洗。

  坂本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渊源极深。在蒋复璁担任故宫院长期间,他应邀参观,院方特从山洞库房里拿出馆藏的汝窑珍品供他观赏。返回日本后,坂本决定捐赠藏品给台北“故宫博物院”。1969年,台北“故宫博物院”为此派专员到坂本家中,挑选了新石器时代的半山彩陶罐与唐代加彩陶马,他们原本打算出资购买加彩陶马,但坂本却开始犹豫,他一来难以割爱,二来担心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关系变质。正在踌躇不定时,坂本的母亲劝他:“既然这是中华文物,就交还给中华吧!”因此,事母至孝的坂本把唐加彩陶马捐了出来。1985年,坂本再度向台北“故宫博物院”捐赠宋黑漆方盘和宋葵花式漆盘。2007年台北“故宫博物院”馆长林曼丽突然接获坂本五郎的来信,坂本在信中表示要将他收藏多年的磁州窑白釉盆捐给台北“故宫博物院”,并亲身把藏品送到台北。

  除了自己身体力行,坂本五郎还希望身边的朋友也能加入捐赠的行列。坂本和旅日华侨彭楷栋私交甚笃。坂本捐赠300多件青铜器给日本奈良博物馆的行为,让彭楷栋自叹:“有钱也没用,就算想捐赠也没有地方接受!”坂本则提醒他:“你不是从中国台湾来的吗?”听闻此言,彭楷栋便把毕生珍藏的300多座古佛捐赠给台北。

  1978年,坂本五郎因健康原因退休,离开“不言堂”,迁居京都。2013年,坂本五郎刚过九十大寿,恰逢香港苏富比成立40周年。拍卖行借机推出“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专场。此后,坂本多次与苏富比拍卖行合作,2016年9月13日在纽约苏富比举办的“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高古”专场也成为他生前组织的最后一场拍卖。

Copyright © 大王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